首页 > 曲艺频道 > 戏曲 > 昆曲迎来好时代 学生成观众主力军

昆曲迎来好时代 学生成观众主力军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23日 10:31 国际在线

字号:

北大学生演出昆曲《牡丹亭》。(方非 摄)
北大学生演出昆曲《牡丹亭》。(方非 摄)

昆曲传承走上回归传统路

昆曲《女弹》是从元朝流传下来的剧目,其宝贵程度可想而知。但惟一能演这出戏的北方昆曲剧院著名旦角名家蔡瑶铣,并未将它传授给任何人,随着2005年她的去世,这部经典彻底失传。亲眼目睹如此珍贵的文化遗产在自己面前消失,许多昆曲人都心疼不已。

其实,消失的绝不只是一两出戏,正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兰苑芳鳌——中国昆曲600年全景》特展中,苏州戏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昆剧全目》抄本内,收录清代中叶盛行于舞台的昆剧剧目达1298出之多。而今天能够上演的昆曲剧目总共加起来不过200多出,大部分珍贵而精彩的剧目,随着昆曲的衰微,永远地消失于浩渺的历史空间。

因此,与创排新编戏相比,保护、挖掘、整理老剧目更是时不我待。这种认识在申遗成功之初人们并没有意识到。傅瑾教授十多年前曾呼吁“要像保护文物一样去保护昆曲”,但他的观点起初并不被认可。

为了能够尽快“发展”,取得成绩,那时,很多昆曲剧团走着同一条路:请名作家编剧,请音乐学院培养的作曲家作曲配器,请影视剧或话剧导演排戏,请现代舞台美术家利用大量“声、光、电”来“包装”,在几乎所有的戏曲乐队里都加进了大提琴,甚至某台“昆曲新作”居然让演员“吊维亚”,像杂技演员一样在舞台上空飞来飞去……结果是昆曲丧失了自己原有的特色,老观众认为“变味了”,年轻人也不买账。

这一现象引起了海内外昆曲专家的质疑和忧虑。北昆著名老生演员张卫东甚至拒看这种“台上搭台必伴舞,做梦电光喷云雾,中西音乐味‘别古’(即别扭古怪,指曲中加电声),不伦不类演出服”的昆曲演出。田青说,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但它只能在自己的河床里流淌,只能前进在自己民族传统的轨道里!”

幸运的是,近5年来,随着实践经验的积累,昆曲的创作观念逐步走向成熟,大多数人意识到继承才是当下昆曲传承的第一要务。青春版《牡丹亭》中,白先勇本着只删不减的原则,80%都是经典的再现;北昆推出的“大都版”《西厢记》,在唱腔上完全依据清乾隆版《纳书楹西厢记曲谱》,恢复了正宗“叶氏唱口”,更接近王实甫原著的精髓;上昆排演的全本《长生殿》,以保留下来的不到10出的经典折子戏为范本,将全本50出展现在舞台上,恢复了该剧的本来面目。

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青春版《牡丹亭》导演汪世瑜说,昆曲的继承发展要多元化,折子戏要排,大戏也不能丢,“昆曲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