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曲艺频道 > 人物 > 600岁昆曲“入遗”10周年 蔡正仁一世尽为昆曲痴

600岁昆曲“入遗”10周年 蔡正仁一世尽为昆曲痴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20日 13:25 人民网

字号:

蔡正仁微笑着给记者沏茶,为自己续了杯白水,仰脖把几粒需按时服用的药片吞下。生活中,这位70岁的老人和煦、敦厚,素色衣服下摆印着小小的脸谱图案,黑色布鞋,头发霜白,富有质感的嗓音,未语先笑的温和。

可在舞台上,这就是那位风流倜傥的“唐明皇”,当仁不让的国宝级昆曲大师。

蔡正仁与他的“唐明皇”扮相(曹玲娟/摄 宋嵩/制图)
蔡正仁与他的“唐明皇”扮相(曹玲娟/摄 宋嵩/制图)

蔡正仁刚从北京回到上海。5月14日,《长生殿》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为昆曲非遗10周年系列展演压轴。当晚,这位收获了一辈子掌声的老人几近热泪盈眶。“有人说谢了8次幕,我也没记,就看到下面的观众狂叫欢呼。”他说,这样的场面,“只要你碰上一次,就甘愿为昆曲奉献一切。”

5月18日,是昆曲非遗10周年的正日子。蔡正仁正忙着为全国7个昆剧院团在沪中青年演员的展演作点评。此前,他刚从台湾讲学回来,待了一个多月,几乎每天都在上课。他说,台湾的观众同样懂戏,全本《长生殿》去年赴台湾演出,剧场灯光都拉熄了,观众还站着不肯走。

昆曲中,两部经典著作最为人们熟知。一部是因青春版而再度火爆的《牡丹亭》,一部便是上海昆剧团倾力排出的全本《长生殿》。“唐明皇”属于昆曲行当中的大冠生,没有深厚功力,很难胜任。

蔡正仁,正是以出演“唐明皇”闻名。从12岁学习昆曲的第一部戏起,近60年历练,他演绎得最多最好的角色,正是最难最重的“唐明皇”。“作为一名冠生演员,我把演好这个角色,看做我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愿望,也是我终生追求的最高目标。”

谁又知道,为了昆曲,人世间的甜酸苦辣,蔡正仁一一尝遍。排演全本《长生殿》,令他遭遇了几十年艺术生涯中最大的一次考验。艺术上的磨砺、经费上的弹尽粮绝,都需要蔡正仁披荆斩棘,而背后的各种非议,更让老人心情跌入谷底。

“用‘走投无路’4个字一点都不为过,每逢开会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束手无策,持续了好几个月。”担任了18年上海昆剧团团长的蔡正仁既排戏,又跑腿,找赞助,求拨款。蔡正仁告诉自己,“我是在为昆曲搏斗!”

这位爱着“唐明皇”,爱着昆曲的老人,渴望让全本《长生殿》在当下重面观众。要知道,整整300年,《长生殿》都未曾以全貌“示人”了。

顶住各种压力,全本《长生殿》首演即票房飘红,专程从世界各地赶来观看的观众们甚至形成共识:不看蔡正仁的《长生殿》,将是终生遗憾。“就冲这句话,我就够了,这是观众给我的最高奖励。”

“哪怕就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动摇过,我相信昆曲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它的艺术魅力不可能消亡。”不过,600岁的昆曲仍属小众艺术。蔡正仁说:“我相信昆曲中兴的到来,但我多次告诫自己,也许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长生殿》让蔡正仁看到了昆曲复兴的前景——一份样本达1600多个的调查显示,观看全本《长生殿》的观众中,年轻人占了65%,其中90%以上有大学教育背景。

2010年,昆曲《长生殿》获文华大奖,蔡正仁凭借“唐明皇”一角获得中国戏剧表演最高荣誉、首次单独评选的“文华表演奖”。“《长生殿》有今天,我这一生没白过。”蔡正仁动情地说。

今年11月,全本《长生殿》又将远赴德国科隆歌剧院演出。这样的机会对古老的昆曲而言,少之又少,《长生殿》做到了。届时,蔡正仁将再度粉墨登场,在全4本《长生殿》中饰演压轴2本“唐明皇”,这样的精气神,同样首开昆曲史的纪录。

不过,在蔡正仁心中,自己现在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好好培养后来者”。“昆曲入选‘非遗’已经10年了,我哪怕做到80周岁,也不过只有10年时间,应该分秒必争,把我所会的,毫无保留传给全国昆曲界的青年。”蔡正仁微笑着说,“只有一代胜似一代,昆曲才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