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曲艺频道 > 博物 > 古韵今声“最济南”

古韵今声“最济南”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5月20日 10:59 新华网

字号:

如果问济南什么地方最繁华,十有八九的本地人会脱口而出“泉城路”,倘若再问这条路上哪里最热闹,“芙蓉街南口”想必是不少人心里的正解。

芙蓉街南口的铜雕
芙蓉街南口的铜雕

位于芙蓉街南口的铜雕,济南人再熟悉不过——一年轻女子手持鼓槌、梨花简,端庄站立,含笑演唱;一听众坐于桌前,聚精会神,听得如醉如痴;还有个听曲入了迷的斟茶小二,茶水行将溢出竟浑然不觉……几个形象凑在一起,分明再现的就是刘鹗《老残游记》第二回“历山山下古帝遗踪,明湖湖边美人绝调”的场景,那“看”上去“夺魄销魂”的曲调料想定是书中那令人“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个毛孔不畅快”的山东梨花大鼓,而那声情并茂的女艺人,正是刘鹗浓墨重彩描绘的“白妞”。

“白妞”是老济南城地面儿上曾声名远播的大鼓艺人,本名唤作王小玉,河南范县人,学艺于山东梨花大鼓创始人郭大妮的亲传弟子黄大妮,和她的干姊妹“黑妞”都为清末济南曲艺行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后来又经《老残游记》“入耳便有说不出的妙境”这么一“宣传”,更得以名声大震、蜚声四海。

有人戏言,这大鼓能在济南唱响,是因为此处泉水养人又养嗓,否则白妞怎能出落得“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又怎能唱得犹如“一根钢丝抛入天际”,又似“一条飞蛇盘旋穿插”般铿锵有力、百转千回?也有人说,这还多亏了她们“祖师爷”郭大妮留下的“明湖居”,这个清末以来济南知名度最高的演艺场,自光绪十六年(1890年)建造后就名震四方,500座的席棚大茶园天天有演出,热烈场面绝不亚于今日京津的剧场,自然聚拢起相当规模的地气儿与人气儿,也才令山东梨花大鼓渐渐步入繁盛。

明湖居曲艺表演
明湖居曲艺表演

然而,在这里繁盛起来的曲种何止山东梨花大鼓一个?到了20世纪中叶,济南府已经成了和北京、天津并称“三大码头”的曲艺重镇。山东快书、西河大鼓、相声……多个曲种都在此“生根”、“开花”,形成了蔚为壮观的“书山曲海”、“曲山艺海”,并在此后的数十年里长盛不衰;侯宝林、高元钧、骆玉笙、马三立等诸多曲艺泰斗也登台献艺并扬名立万,更令这里与京、津比肩,演出市场分外火爆。

讲到这儿,“北京学艺,天津练活儿,济南踢门槛儿”这句话不得不提,说的是曲艺艺人要想红遍全国,得先在济南打响。这既指明了此处曲艺界的水平之高,又道出了当地观众欣赏口味之“刁”。对于初出茅庐的新秀而言,该是多么大的诱惑和挑战。

由相声大师孙绍林于1943年创建的晨光茶社,就没少迎接各地前来“踢门槛儿”的演员,可那绝非易事。要知道,在当时,晨光茶社可是享誉全国的相声场子,与北京的启明茶社并称“南晨北启”,是南北名角的汇聚地,也是培养圈儿里名家的“最高学府”。

而天天从早说到晚的相声大会,由演员们轮番亮相大展才艺,节目不重样,“包袱”抖得响,也培养出了一大批忠实的相声爱好者。茶座外,等待入场的队伍似长龙队;茶座里好半天一座难求——人们拍巴掌拍得手通红,叫好声喊得震天响,连挪挪位置都顾不上,怎舍得起身离开……如此热烈的场面,一持续就是二十多年,已经成了济南曲艺辉煌时期的一段闪亮的记忆。

然而,记忆终归是记忆。如今,济南曲艺的这些繁华似乎只能在一些长者的口中得以钩沉。重振济南曲艺的声威,多少人都惦念着。

明湖居
明湖居

2006年,老字号“茗曲阁”“晨光茶社”又都“冒”了出来,2010年5月,新明湖居也经重建后开门纳客。前来品茗听曲者越来越多,剧场人气不断回升。但这毕竟与当年人们趋之若鹜赶场听书的情景不可同日而语。即便是和时下红遍全国的刘老根大舞台、德云社、嘻哈包袱铺等相较,也还“火”得远远不够,终究欠着不少的“魅力”和“火候”。

是票价绊住了手脚?不是。济南人享受“市民待遇”,最低30元便可进场听书。而晨光茶社甚至还保持着义演的传统,目前已坚持了约400场次,演员们挣的是份辛苦钱,已经是“赔本赚吆喝”了。

是“台柱子”太少,不好找?这倒有些道理。人人都明白,赵本山、小沈阳对于刘老根大舞台,郭德纲对于德云社,高小攀对于嘻哈包袱铺意味着什么,而济南缺的恰是这类全国知名的本土演员。可要培养出个本土的“角儿”,能在济南甚至全国演得八面威风又谈何容易。

而在民风相对保守的济南,让人主动掏钱享受文化休闲,也是件难事。电视节目、综艺晚会这么多,谁还愿意作此消费?再现“曲山艺海”盛况,也得外地人捧场。能由济南想到山东快书、琴书、大鼓,还有心在济专程看上一场表演的观光客恐怕寥寥。这让人不禁想到了苏州和她的评弹,已成了“最苏州”的文化符号,成就了那所城市的别样风情,自然有天南地北人行走间广为传诵。其实,济南并不缺地域特色鲜明的曲艺曲种,可独独少了几分将其渗透进城市的骨子里,融入到百姓生活中的能力,尚没有令这些老字号帮助济南曲艺完成由“老城的文化记忆”向“都市特色标签”的角色转变。

多希望,茶楼听书,能成为“最济南”的生活方式。(田可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