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曲艺频道 > 戏曲 > 校园版《牡丹亭》北大首演 不输职业剧团

校园版《牡丹亭》北大首演 不输职业剧团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4月11日 10:58 人民网

字号:

“梦回莺传,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院深深……”7日下午,北大百年讲堂响起咿咿呀呀的水磨腔,杜丽娘、柳梦梅的爱情传奇再次上演,主角却不是资深的专业演员,而是去年3月启动的北大昆曲工作坊里的一群大学生,他们为这个剧排练了三个月。

大学生扮演的杜丽娘与柳梦梅
大学生扮演的杜丽娘与柳梦梅

校园版不输职业剧团

“昆曲工作坊和校园版《牡丹亭》真像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昆曲之美也将成为我人生道路上最令人流连忘返的风景。也许对于昆曲 和传统艺术来说,我们的身体力行正是一种最满怀诚挚和敬意的传承……”演出 结束后,校园版《牡丹亭》中饰演杜丽娘的杨楠楠在自己的微博中记录着自己的感受。

去年3月,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启动,北京大学开设昆曲鉴赏选修课,让昆曲首次走进普通高校的课堂。作为传承计划的重要板块——校园版《牡丹亭》昆曲工作坊同时启动,80多位来自北大及其他高校的年轻人报名参加。排练期间,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 张继青、姚继焜以及青春版《牡丹亭》的主演们多次走进北大,给学生们现场授课,指导他们的唱词 和身段。

杜丽娘痴情,柳梦梅潇洒,春香娇俏,石道姑诙谐……《牡丹亭》中的人物各具特色,活色生香,这些大学生的表演虽然谈不上娴熟自然,但人物的种种韵味却也能瞧出个端倪,对于仅仅排练了3个月的他们,已实属不易。

“我要恭喜你们,你们的表演不输职业剧团。”演出结束后,多年来致力于昆曲传承的作家白先勇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地揽住台上的演员,对他们的表演大加肯定。“昆曲表演很难,唱念做要彼此配合。这些学生能演成今天这样,最重要的是他们有热情。”

艺术没年轻观众没前途

柳梦梅的饰演者金谷说:“我学习昆曲的这段时间也影响了周围很多人,他们像我一样喜欢上了昆曲。”另一位柳梦梅的饰演者齐天琪则感慨地说:“排练中老师都是按专业演员的标准来要求我们的,这个过程让我们对昆曲理解得更深。”

白先勇认为,高校是昆曲传承和保护的一块重要阵地。“昆曲在台湾能有那么多观众,大学曲社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台湾大学的曲社已经有50多年历史了,我相信这个模式在大陆的高校也可以推广。”

今年白先勇在台大开设了一门“昆曲新美学”选修课,原以为能有二三百人报名就不错了,没想到一下有两千四百多人报名,最后只能通过电脑随机选了四百五十人。为了能让其他报名的同学也能听到这门课,白先勇还和一家网络公司合作对上课过程进行网络直播,引起了很大反响。

昆曲入选世界“非遗”名录10年,白先勇认为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年轻观众越来越多了,“10年前年轻人认为昆曲是爷爷奶奶的艺术,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昆曲在大学校园影响越来越大。没有年轻观众的艺术是不会有前途的,昆曲的普及在大学校园会辐射到更大范围。”

要把昆曲当文物保护

青春版《牡丹亭》自2004年在台北首演,已经巡演过许多国家,演出数百场,它时尚而不失传统的形式激活了很多年轻人对昆曲的热情。

经过《牡丹亭》、《玉簪记》等经典剧目的舞台再现,白先勇认为,昆曲传承的一个重要方式是对传统经典的开掘,“传统经典是经过千锤百炼流传下来的,不能随便抛掉,不要随便编新剧。这些年排的新剧有几个留下来了?”在重排经典的过程中,白先勇也表现得非常谨慎,“我的编剧原则就是只删不改,那些唱腔 、唱词都是前人的心血,改了就不是那个味道了!”

昆曲的生存环境似乎越来越好了,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青春版《牡丹亭》每次演出仍然要靠白先勇四处去筹款。他希望能得到来自政府以及社会更多支持,让他放心地把自己“珍爱的孩子”交到有关部门的手里。这位70多岁老人的声音听上去满是疲惫,“现在大环境对昆曲的认知还是有误差,你不能把它当做一般的娱乐事业,不能用它去做什么商业探索,而是要用保护文物的态度那样去保护它,这始终是一门小众的艺术。”